南方双彩 > 郭德纲 >

孟非携新书亮相 谈搭档郭德纲:没他脑子快

/2019-02-16 02:56

  《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28日携新书《随遇而安》亮相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他在书中记录了自己40年来的心路历程,披露中学时代的“最黑暗和痛苦体验”。在与学子们地交流时,孟非说,“《非诚勿扰》真不是选秀节目,我们叫它‘生活服务类节目’。本质上和天气预报、半边天、夕阳红是一致的。”

  孟非首部人生自传《随遇而安》日前由磨铁图书推出。28日,他携新书做客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与学子们热情互动。当天活动原定19:30开始,由于孟非的航班晚点所以略有延迟。这一点点“迟到”阻挡不住莘莘学子的热情,据现场主持人说,台下观众至少有“一千几百人”。由于学生太多,两边的过道都站满了人。

  短暂的等待之后,孟非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出现在台上,现场顿时欢声一片,不少人高喊“摘帽子,把帽子摘了”。不过,孟非并没有立刻“应要求”亮出他标志性的光头。在他落座之后,活动随即开始。

  孟非表示,出这本书最初并非自己的本意,“是我经纪人和磨铁老板商量定的,这大概是我经纪人惟一没事先征求我意见的事”。对于书的内容,孟非并没有自卖自夸。他表示,书中没有什么教育、励志、成功经验之类的,如果非要讲一个要人买书的理由,那就是:大家如果对我有点兴趣,就买来看看。

  至于该书在宣传中一些诸如“励志史”之类的词句,孟非笑称,谁这样说的话,自己要去投诉他。千万别把这本书当成励志史来看,想要靠这本书励志奋斗的人就别买了,“30多块钱干什么不好”。

  孟非在书中以“不堪回首”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中学时代。他在书中写道,自己高中时文科成绩不错,只要能分到文科班就还有上大学的希望。但分班时,长相酷似演员冯巩的年级长老师,就是不让他上文科班。给出的理由是高考算总分,语文再好也没用。而坊间的传闻则是,该老师讨厌孟非,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和文科班最漂亮的4个女生关系都很好。

  孟非在书中写到,“应该说南京三中这个年级长给了我黑暗的中学时代里最黑暗和痛苦的体验”。由于他长得实在太像冯巩,这也成了孟非多年不看春晚的重要原因之一。

  28日的活动中,孟非在谈到书中这一情节时表示,自己不是心胸开阔的人,也不是特别小肚鸡肠的人,大多数事情都能放得下。过去惟一留下烙印还“过不去的”,就写在书里了。孟非笑言,可见“一个老师对幼小的心灵有多么大的伤害”。

  中学时代的孟非严重偏科,以至于到最后的高考,虽然语文成绩仅次于省文科第一名,但数理化三科总成绩却不足100分,导致未能金榜题名。忆及那段历史,孟非表示自己当时很怀念八股取士的封建时代,“要是那时候赶考,没准还能混个县委书记”。

  他还调侃说,每年高考时分,南京媒体都会列出一份当年没考上大学而今“人模狗样”的名单,来安慰落榜同学。自己则总是会出现在那份名单中。《非诚勿扰》是令孟非声名鹊起,也曾经备受争议的一档节目。

  孟非当天表示:“《非诚勿扰》真不是选秀节目,我们叫它‘生活服务类节目’。本质上和天气预报、半边天、夕阳红是一致的。”至于这档节目的前景,孟非表示《非诚勿扰》不会停播,但它的未来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谈及自己在《非常了得》中的搭档郭德纲,孟非表示,很多事都可以交给他,自己更轻松,“不累”。

  孟非坦言,自己脑子没郭德纲快,嘴也没他快。要说机灵,自己在主持人里排不上号。郭德纲近期与姜昆在艺术标准上的“嘴仗”备受关注。现场亦有观众就此发问。孟非简洁地回答说,相信广大人民群众完全知道该如何界定雅与俗。

  至于自己在《非诚勿扰》中的老搭档,孟非表示,乐嘉什么都敢说,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人,最喜欢他“经常把我不好意思说的话都说了”。

  在多年的主持人经历中,孟非既有获奖风光的时刻,也有被观众和专家批评的时候。对此,孟非表示,每一种批评都是对自己的关注,应该非常感谢关注的人。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曾通过微博,点名批评孟非“对男女嘉宾的表达越来越显得缺乏善意,不怀好意的调侃似乎多了点。”孟非当时在微博上回应称:“谢谢喻老师指点,欢迎您来北京录制现场指导。”

  28日,在被媒体追问起此事时,孟非表示非常理解这种批评:“每个人对这个节目都会有自己的看法,他作为业内专家,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所以我邀请他到现场。他是学界的,我是操作工。也许,他从我这个角度看的话,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以前也认识他,他这么说是出于关心和爱护。”

  孟非还对媒体回忆起自己当年做新闻节目时的一段经历。当时自己在节目中戴了一个戒指。就是很普通的戒指,七百多块,在家门口买的。在孟非看来,这个从西方礼仪来说,只是已婚男人的标志,“没什么”。

  但有观众特别不习惯,“哪有男主持人戴戒指的”。孟非说,曾经网上有个人,天天骂自己。还是女的一个老师,一骂就是一整篇。“终于有一天,她骂得比较多的时候,我把这个戒指拿掉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孟非说。

  孟非当天表示,不认为自己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只不过是为了谋生,一步步走过来的。他想说,无论怎样,都要明白,快乐也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好好生活,特别重要。孟非特意提到,“狂、戚、谐、隐”这四个字可以归纳中国知识分子,也包括中国普通人的心路历程。

  他举例说,比如年轻人刚从名牌大学毕业,有一种“要用双臂拥抱这个世界”的气势,很狂。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现实世界和年轻时的踌躇满志,恐怕差距很大。年轻人于是在这种落差中很容易感到沮丧、悲戚。第三个阶段,人在经历了很多事,到中年的时候,会达到一种“谐”的境地。到人生最后,无论是干什么的,五六十岁的时候,回过头看看,会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孟非认为,按自己现在的年龄阶段,正好在上面所说的第三个阶段。秉承上述生活理念的孟非,而今也早成为了一名父亲。他表示,女儿是特别普通的一个小孩,没在她身上发现什么天赋。“她还挺爱看书的,这点我很满意。去给她开过家长会,但是不常去。”孟非说。

  当天活动进行到一半左右,现场再次有观众高喊,“孟非爷爷,我要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孟非这次顺应民意脱帽亮出光头,还开玩笑说“天冷我就不脱衣服了”。还有一名女“粉丝”表示自己当天生日,放弃了和家人朋友的聚会专程来看偶像。孟非表示很感动,主动要求与她握手,并走到台边与她拥抱。另有女观众提问,在一期《非诚勿扰》里主持人谈到要打飞机去重庆吃面。那名观众问道,“你和乐嘉一起打飞机去了吗?”孟非先说并没有去,然后马上补充说“这个事我们并不一起”,引得观众哈哈大笑。当天的观众中,有不少是来自附近传媒大学的学生。有主持专业的学生发问,在节目中该如何“控场”?

  孟非继续“装傻充愣”说:“这个应该去问问你的老师。我真不知道。”至于自己在节目中的技巧,孟非表示,就是“让大家都有说话的机会”。

  因航班误点急匆匆赶到二外的孟非,看起来相当疲惫,脸色很暗,和台上“光芒四射”的他相比,像是另外一个人。等到开口之后,才慢慢让人把他和那个公众熟悉的名嘴联系到一起。新书定名“随遇而安”,据说是孟非自己坚持的结果。这种淡然的心态,倒是一直贯穿在整个采访中。在回答问题时,孟非多次用了“不奇怪”这类表述方式,仿佛什么事都顺理成章。从他援引古人“狂、戚、谐、隐”的评语,以及自认在“隐”这一阶段,亦不难看出而今的孟非,对很多事都已经看得很开。事实上,他自己也承认,这辈子好像都是在妥协中度过的。

  很多人一旦得意,就容易轻飘飘。孟非似乎并没有陷入这个怪圈。他说,无论主持人也好歌手也好,都是现在文化下的一种消费品。这种定位,听起来甚至有些许悲哀,不过透着清醒和客观。刚到四十,孟非已经在答问时把自己定位为“中年人”,距离他心目中最后一个人生阶段“隐”的时间,也已经不太遥远。而《非诚勿扰》,又是否能陪着他走那么久?

孟非携新书亮相 谈搭档郭德纲:没他脑子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