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双彩 > 郭德纲 >

郭德纲首部电视剧大玩冷幽默

/2019-02-16 15:53

  郭德纲在剧中扮演“小房东”刘二喜,这是一个心软、善良、怕老婆、胸无大志的中年男人,原来在一家酒店工作,后来被裁员下来,自己开了一家小百货商店,又开始出租房子。虽然这是郭德纲首次挑大梁扮演电视剧男主演,但是他的表现却得到了导演的赞赏,表示郭德纲的表现确实超出了他的想象,“开始确实对郭德纲有点担心,但是他太有天分了,本来我说拍戏前十天不打算表扬他,怕他骄傲,没想到第二天我就憋不住表扬他了。他的冷幽默在这部剧里完全发挥出来了。”郭德纲自己也坦言,拍摄电视剧可以充分享受到其中的乐趣,“这个戏本来就是一个喜剧的东西,而且这么多搞喜剧的演员碰在一起,台上台下,拍摄中和拍摄之外都是在笑声中度过的,大伙把其中的有些台词改得更好玩儿一些。出了棚之后也不忘在逗,所以这个戏我们是从头笑到尾。”《小房东》围绕着“小房东”刘二喜而发展出一系列故事,然而,本剧导演并不认为这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情景喜剧,尤其是郭德纲扮演的“小房东”也是一个非常招人喜欢的小人物,不管他在生活中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始终能保持乐观,“其实我以前很讨厌情景剧,觉得它太张牙舞爪,有点胳肢你要必须笑的意思,《小房东》是那种让大家体会着笑的。”

  郭德纲:我自己从来没有感到过压力,不管是说相声也好,还是做别的演出也好,包括拍戏都一样,拍的时候我尽心尽力,我的水平就是这样,你非指望我如何如何,超越我一万多倍,我做不到。我对得起自己,我对得起导演,对得起编剧,我问心无愧就挺好了。至于人看完可能说:“呦,这不好”,或者有人说这还凑合,那只能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了。

  郭德纲:那就不是我负责的了。我当初跟制片方提过,我只负责演戏,其他事儿他们管。

  郭德纲:实际上在《落叶》里面,就是我们这些人,包括宋丹丹老师也好,都是去串戏。三天的、五天的、四天的、两天的,就是赵先生一个人是主演。人家挺客气,对外说我们这帮人都是主演,其实不是。丹丹老师可能就三天,我也是三天到四天,她演一捡破烂儿的,我演一劫匪。车走到半路途中,不是赵老师背一死尸吗,这车遇见劫匪了,我就是那劫匪的头,劫这个车,劫钱。没有多少。

  郭德纲:这个怎么说呢,每个人的风格不会完全一样的,但我们都是最直接来自于民间,这一点是相通的。

  郭德纲:一点也没耽误说相声,哈哈,上周在天桥我就演了五场,我们一周六场演出我演了五场,你琢磨这道理。

  郭德纲:收,我们这是常年的,这要我们觉得合适,另外这个孩子条件也差不多,最主要就是不急功近利。你来之后,我爱相声,我喜欢相声,这就留下吧,没吃的管吃的,没住的管住的,没钱我给钱花,只要你学相声,这都行。你要说来了我就想发财呀,马上三天成大腕儿,这个去绑个票什么的可能更有发展。

  郭德纲:肯定会有的,它涉及语言就有包袱。你记住了,无论什么喜剧,它的包袱都跟相声的包袱是一样的,只要它是用中国话说的,都是一样。

  郭德纲:这个正在做,正在做这个工作。我透露一下吧,北京德云社首部自己出品的作品大型相声电视剧,叫《相声演义》,首部是25集,正在策划当中。就是我所说的那些个如《我这一辈子》、《我要幸福》、《辛十四娘》、《琵琶胡同》。可能三集一个故事,五集一个故事,正在紧张地暗中筹划中。

  郭德纲:正在进行中,我很遗憾不愿意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到这一步了,多说无益,相信法律。这会儿盲目地说什么,我百分之百胜诉,或者如何如何,都是对法律的践踏,和对执法机关的蔑视。我们等候法律的公允吧。

  郭德纲在戏中扮演刘二喜。剧中的刘二喜31岁,下岗后开了个小百货,后又出租房屋成为小房东。善良、心软、性子绵、眼窝浅、怕老婆、胸无大志,某些特定场合,如看到漂亮姑娘或者压力大的时候,会变得唠唠叨叨。他总是置身于一种尴尬的情景,也总能一一化解,或者动用其特有的智慧和幽默感,或者天公作美,得以侥幸逃脱;或者当事人善心大发,不予追究。

  阎学晶在戏中扮演刘二喜的媳妇大华子。她漂亮、要强、好胜、倔强、心地善良、略带偏执。大华子对刘二喜的心理十分复杂。一方面看不上刘二喜的没出息样,又认可他的善良、乐观、热心肠。两人分开之后,倒检讨起自己的不对来,对刘二喜的态度也随之转变。

  陈创在戏中扮演刘有余,外号半彪子,刘二喜的堂弟,刘四爷的侄儿,无业,有几间平房出租。当他使坏心眼的时候总会干出好事,当他铆足劲想干好事的时候总会砸锅,想干好事干不成,想干坏事也干不成,志大才疏,三分钟热度,热闹开场,草草收尾。

  侯耀华在戏中扮演刘四爷,刘二喜的父亲。其实是养父,一个倔老头,正直、大方、颇有些自命清高,喜欢提笼架鸟,玩玉赏玉。号称八里庄头号大厨,事实上只会一些老北京的小吃。最看不起小一辈的人没出息,不求上进时常虚构自己奋发图强的历史。

郭德纲首部电视剧大玩冷幽默